死性不改

人天生根本都不可以爱死身边的一个,无奈你最够刺激我,凡事也治到我。

歪——
我知道, 你或许已经有了别的小朋友惹, 所以你也不用来接我惹——

Hey,I am back!
虽然很不舍得,但是图都删得差不多了,我怂,可能以后也不怎么会发福利了吧,我只想安安生生找个地方矫情着。

我会继续在这里寻找,也在等自己忘了某位姓林的小姐姐。

上来就说自己多有钱多暖的人、满嘴生殖器的人、问候我父母的人、用人类最好的朋友来形容我的人,请圆润地离开,我不想说粗话,我想做个温柔的孩子。
我们是在互相挑选,所以也请互相尊重。

——没有主,小太爷就是自己的主,我会很嚣张地这么说。

之前有位小哥哥问:“为什么你每次都对我爱理不理的 才认识那个朝生暮死几天知道他是个基佬还和他聊那么开心”
这张图片就是理由。
那位小哥哥,你从来没有尊重过我,我依然也不会当你是哪位,而恒君,是我被封号这么久,唯一试图寻找我的人,我知道他不直,可我当他朋友。

我被封号的理由我知道,没所谓啦,好自为之。
盗我图的人在我被封号后多开心我也知道啦,你们开心就好啦,脸这种东西,自己不要别人也没有办法帮你捡。

最后最后,我回来啦!超开心!
我依然很可爱呦!
不管之前爆照你们看到没!

以上

六月碎墨

虽然早就过了可以过这个节日的年纪,但还是想祝自己,六一快乐。
没想到六月才得空,闲下来写写过去的四月和五月。
怪自己才疏学浅,想了很久也没有一个好的词来形容它们。
独一无二。
这是唯一想到的词。
lof上的那个男孩儿、漫展的两个姑娘、找回两年未联系的友人、LAM小姐的来信、…
这个四月有太多得到与失去,让我知道自己也曾少年无瑕。

一.糖醋合该配姜蒜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跟爸爸说,爸爸会尽力帮你解决的,至少会陪伴着你
你有自己的生活和隐私爸爸可以不去干预。但女儿有什么事爸爸也希望能知道,女儿是爸爸的心肝宝贝”
这是三月底,和lof上的那个男孩儿暂定关系后他对我说的话。
他的id里有个鱼字,所以我给他的备注,是“鱼爹”。
他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儿,一贯拿温柔的人最没办法了,所以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他不可能是我想找的人,甚至于猜到他是个全然的门外汉,字母也好情感也好,却还是想试试看。
故意耍赖、甩出冷漠且孤僻的本面、像小孩儿一样卖萌撒泼…
似乎他怎样都可以包容,因为他什么都不在乎
发现他有男人通有冷漠自私的恶面也是预料到了的事,从加我开始就不断要我给他照片,妖娆的、诱惑的、性感的,每天如此,不管我当下的心情,不管他自己的行为是否过分。
“该给我照片了。”
每天都是这句话,不管我们聊到什么。
我受不了。
这就是为什么有所谓直男癌吧,只关注自己当下需求而不懂何为换位思考、何为真正关心。
所以我发火,我摊牌,而他只说“只想试试来着”“看来不适合这个圈子”
原来我只是试验品。
……这样吗?
好在彼此都是理智的人,彼此道歉,好聚好散、江湖再聚。
没有挽留、没有安慰,再后来,他把我删了,虽然是自己的选择,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但还是有一种哽住的感觉。
糖醋合该配姜蒜,才能烹调出美味佳肴,不合适自然该散。

我懂。

二.每双眉眼都像她
记得三月时抱怨“月底的展子好想出双兼定,可惜缺一个兼先生”,有个滞涨回复“陪你出,你拿什么交换?”,当时很骄傲的说“不劳费心,自然有好看的小姐姐陪我出,交换的是友情”,见到了说好一起出兼先生的妹子,但是最后我却并没有出歌仙,昂打脸啊!

果然钱才是老大,心心念念一直想要出双兼定想出歌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起出兼定的姑娘,结果突然杀出个歌仙厨的妹子,和我说想出歌仙好久了,可是不会化妆没有衣服,希望我可以借她衣服帮她实现愿望,巴拉巴拉说了衣服的租金和后勤费用。啊,真是拿萌妹子和钱就没有办法,一不忍心答应了。结果成了拎包的妆娘,两个妹子都是不会化妆的。

为歌仙妹子描画眼尾红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当初的lam小姐也是这么为我化妆的啊,结果现在,我成了她。
如此想着,情绪也低落了下来,黑脸闷声慢吞吞挪着步子,慢慢和全场撒欢的歌仙妹子拉开了距离,歌仙儿发现了,隔着人群冲我大喊:“主人你不会打算把我丢在这不管了吧?”
是歌仙中伤近侍位的台词。
中二的话很丢人地拉来了一大堆回头率。
但却让我更丢人地哭出来。
歌仙妹子喊我主人,喊我阿路基。
和她一样。
当年的lam小姐也是一样,很中二地喊我“阿路基”,为我排几个小时的队买周边买本子,冲我大喊“我帮你排啊!阿路基你就乖乖找个地方休息就好!”然后赢得同样中二的回头率。
可能是我突然的哭泣吓到了歌仙妹子,她手足无措一阵后,中二地挑起我下巴抛来一个wink,说:“阿路基这样一点也不风雅哦!有没有看中什么东西要不要我帮你排队?”

我哭的更厉害了。

所以本来的双兼定变成了和泉守妹子全程拿手机跟拍歌仙和自家阿路基的“奸情”。
这种拆自己本命cp的感觉还真是…

到底放不下…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真就煽情到,擦肩多少刹那,每双眉眼都像她。

三.你是我前世的知己
碗碗是十五岁那年认识的,大我五岁的姐姐。
那时的我喜欢用一个化用了张楚歌词的笔名给写手们留长评,也自己写一些晦涩难懂的东西。
碗碗当时是个圈子里的萌新,但我特喜欢她的文字。
她在我给了一个长评之后私戳我“姑娘,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我特喜欢你。”
那感情好啊。
碗碗不叫碗碗,她有个特霸气特野心勃勃的笔名,我一度认为她是条汉子。
以至于一年后聊交心互爆地址发现彼此在同一个省决定面基后,我听着电话那头软软的声音、她听着我告知自己的年龄,一起陷入了沉思。
碗碗一星期没和我说话,在我以为她觉得和一小孩儿聊天被骗的时候,她的头像框突然闪了起来,点开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喜欢李骥吗?”
“超喜欢。”
“那好。”
又是一个星期的沉默,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然后突然在各软件被圈里一大堆人告知,“碗碗表白了快去看祝99”
……哈?
看到了碗碗以我们俩名字写的小短篇,她在文后写:
“小阿世晚上好!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认识一年了。
记得认识你是在我的第一篇作品,我想把我写给大家看,只有你看懂了。
那时候的我,看着你的文字,心里想着:“这大概就是我想要找到的人了,她会懂我的。”
所以我说“姑娘我可以认识你吗?”
你说可以的时候,我乐得要起来
人们总是渴望着找到知己,不是吗?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因为那几率和真爱一样,是十三亿分之一。
然而我真他妈幸运,我找到了你。
你懂我,你说出了我没有明说的心思,你特别好。
然后你告诉我,不能这样那样,我的心思不是所有人都懂,可我要懂她们的心思,你告诉我这样写她们会喜欢,真奇怪,我就这样有了一点儿人气,有了自己的交流群,你问她们的话就能知道,我三句话不离你。
有姑娘说,小老师是个好评手,但她自己写的东西却不咋的。
……你是这样的吗?
姑娘发了你那些“看不懂”的东西。
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我发现我懂你。
你说要这样他们会喜欢,可你为什么不这样呢?
还好我懂你啊。
所以我想要见你,我好像喜欢你诶。
原来我们在一个地方。
你离我这么远,却又那么近。
可是知道你的年龄时,我傻了。
……卧槽我要对未成年下手?
所以我用一周时间重温你的文字,发现我真的喜欢你,然后我问你“你喜欢李骥吗?”
“超喜欢”这是你的回答。
这个人连李骥都知道,我确定了,一周时间,我写了这篇文,是的,这是个告白。
一年来感谢照顾,如果你不介意我的性别,能不能在以后的无数个一年,也多指教?”

我感动,可是我介意。

我给她打电话,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碗碗说,阿世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我们去唱歌吧!

我们牵着手在ktv唱《你是我前世的知己》。
我们去旅行。
然后碗碗退圈了,我们再没联系。
我被孤立,不得已淡出。

四月,我们曾共同喜欢的偶像出事,我尝试点开两年没动过的她的头像框,写了长长一段话。
她几乎是秒回的。
我们默契地对当年她退圈我被孤立的时闭口不提。
我们发现我们还是一样的默契。
碗碗现在有关系稳定的男友,有称心的工作,我也考上了大学,逃离了过去的生活。
真好。
碗碗问我,当初拒绝她真的是因为性别的原因吗,因为我明明就不那么直。
其实我也不知道。
否则,为什么阿lam就可以呢?

回到当时的圈子里,活跃着的都是生面孔,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我写“我找到她了,找回我的碗碗了。”
没想到居然有妹子记得我,她说“小老师,你一定要好好对碗大大。”

我会的,因为她是很重要的朋友。
她是我前世的知己。

四.男孩像你
世界上最残酷的事,莫过于你新认识了一个小哥哥,他从声色妖娆中发现你不一样的美,他和你有一样的兴趣圈,你加了他,看到他的自拍后发现他清瘦白净,有一双很撩很美的手、好看的锁骨、尖尖的虎牙和可爱的梨涡,他和你一样在离家千里的地方求学,一样孤独一样放肆。
认识的第三天,在不敢相信对方的情况下蹲在wifi旁操着小号用QQ电话聊天,听他放一首很冷门但你们都很喜欢粤语歌,听到你们一起哭成狗,却还在抽泣中向他抱怨“你wifi好渣啊,我男神声音都被你放卡了!”

他很合你的胃口。
可他是弯的。
他还是个抖M。
……
_(´ཀ`」 ∠)__

阿恒就是这样一条汉子。
在知道他是弯的之后,我用他的id回敬他。
“朝生已可暮死”
他回:“蛤?”
我回:“小太爷刚有的那点儿悸动的少女心,朝生就tm暮死了。”
他回:“噗”

噗个屁。

阿恒说:“别生气嘛小姐姐,我可以当你的点唱机和垃圾桶,而且你不是在收集故事嘛,我保证我的故事,绝不会当你失望。”

好呀,那我等。

我也在等这个六月,要给我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求节假日陪聊¯\_(ツ)_/¯
每次放假都是一个人承包一栋楼¯\_(ツ)_/¯
我大概是空气¯\_(ツ)_/¯

之定厨每次看到小歌仙儿说这话就扎心窝子ค(TㅅT)ค
修修修!马上给你修!
时间太长?加速符!
没符了?氪!
手入室没位了?氪!
肝是你的!肾是你的!头发也是你的!
【卒】

锻了半天才发现珠子是明天的_(´ཀ`」 ∠)__
在下不仅是个非洲婶儿还是个滞涨婶儿_(´ཀ`」 ∠)__
…玉钢…在下对不起里_(´ཀ`」 ∠)__

连日来的失眠勾起许多的病症,让我矫情得像林黛玉一样,而罪魁祸首,同是一位姓林的小姐姐。
我的LAM小姐来信了。
拿到室友从收发室捎带的信的时候,整个人止不住颤抖,说不清是惊喜还是害怕。
这是她一年来第一次与我联系。
她知道我的学校,知道我的地址。
她并不是对我毫无关心。
可是她说我们不会有未来。
她让我忘掉过去。
真是个过分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