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を待

是在等待勇者的迷路者。
是自己的主。

说什么能做我的英雄?
我的英雄是欧尔麦特!

六月碎墨

突然决定只要这个号不被封每年的六月都要写点儿什么,但是把日记写成周记再写成月记的我能坚持多久也是个问题XD
今年真的没什么好写的啊,忙于考证赚钱,每天都不是被梦想唤醒的,而是被横在头上的一个穷字,退出了学生会也是唯一还进行点儿社交的地方,接大大小小的游戏代肝、写自己看着都恶心的矫情小言、在各种招学生工的群里报名……
有时候上了一天课再接着夜班只为了多20块钱,回到床上的时候全身又累又痛却根本睡不着,只能抱着膝盖掉矫情廉价的眼泪。
没人能给的未来只有靠自己努力,在离家千里的地方一个人是为了逃离那个地方,现在努力也是为了不再像个懦夫。
离首付的数字在一点点靠近,累到不行的时候就摸摸自己的头,阿世你辛苦啦,明天也请加油吧!

btw去年说笔名是张楚歌名真是等于爆皮,在那之后就有几个圈子里的妹子来问我是不是某某
——没想到居然会有圈里妹子看到,不过没什么好隐瞒的啊,如果还有妹子看到的话,是的,我就是那个小老师,评价别人头头是道,自己写的是看不懂的垃圾的那个家伙,碗大大现在有稳定的工作和男友,也离我这个渣渣很远所以不用担心啦
——嘛不过担心我是可以的(笑)

说到妹子,最近有一些人会写评论或私信,虽然其中有一些过度解读但是真的很开心很感动,仿佛另一方面回到当初是评手与写手交流的时候了,没想到在这个大多数欲望直白的地方有人愿意与我交流,真的谢谢。
其中有妹子是更让我惊喜的事情,请不要害羞的、更多地来说话吧,可爱的女孩子可是世界的珍宝,当然,可爱的男孩子也是☆

上次在这个号写东西的时候标题用的是最喜欢的吉田拓郎桑的一首歌的歌名,然后有个人私信“没想到你这种人居然听吉田拓郎的歌”
……emmm对啊,我、这、种、人,非常喜欢拓郎桑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是遇到同好还是就是我认为的看不起,但是这个语气是真的让我非常窝火,气到会多吃一大堆垃圾食品的那种窝火!
我这种人,是个疯子的时候喜欢吉田拓郎和秋田弘,是个正常人的时候喜欢左小祖咒和曼森。

现在已经是可以正常的谈LAM小姐的阶段了,我不是广东人,把林叫成LAM是因为我们俩都是港乐迷
顺便,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话,我是杜琪峰的死忠粉!

没有任何关联的随着意识写到这里想说说最近的转变
我啊,现在对avgv什么的完全无感了,当虚假的欲望被虚伪的营业性填满,看起来还真是可笑。和很多事一样,因为这件事是大众所避讳的所以才会被一些人推崇,当它被光明正大当成商品展示的时候就……低级了很多,最厌恶的还是必然会出现的咬和颜身寸。
女优的甜腻叫声违心,男优比起大众认为的享受更多担心的是身寸的质量不高怎么办,镜头不会拍到的角度保命一样马上戴起来的tao子以及和递名片一样每次拍摄都要出示的健康证明,滑稽程度都高于这些年任何一部国产屎尿屁喜剧电影。

比起这些,我迷恋上了舞台剧,震撼的第一遍过后,每次看都有新的dirty soul。
比如最近在一遍遍看看exxless shxck(防粉丝搜相关不打全),很传奇的红.绸.飞.天时那位被粉丝视为天神的美丽的座长大人的汗水会不会落在他痴迷的观众脸上,或者随之落下的,是不是还有一些其它的液体。
比如在看LZ时,男主托举他的女伴舞蹈,轻薄的舞蹈服和打光会不会让手中那副躯体的温度和细节显露出来。
总之,越禁欲的东西就越想看到它破碎的样子,我果然还是个变态啊【敲脑袋】

同时迷恋上的还有一个美丽的图鲁词——Karelu,它指手表、戒指、chocker、bra、内裤、袜子等在皮肤表面留下的细细勒痕。
想把这个风雅的词送给某些和我说一些屁话的人,现在的我啊,只愿意被karelu所束缚

说着没什么好写的也写了不少啊XD
现在耳机里在放着蔡琴版的绿岛小夜曲,温柔到让人昏昏欲睡。
不过也早就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临床的室友呼噜震天雷打不醒,某种程度上还真是羡慕她(笑)
——那么,睡醒之后,再来期待这个六月,要给我怎样的惊喜或者惊吓吧!

是下一秒就崩开的肩带
和迟来的六一快乐
btw最近开始有几个可爱的小姐姐给我私信,真的很开心,可爱的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啊☆

外は白い雪の夜

四月中旬更了图片,是因为好久都没有写些什么了,被无数次私信问“你还在吗”“还在用这个app吗”“最近还好吗”,emmm总觉得一直不在的话不太礼貌啊。
只要是礼貌的、善意的,阿世几乎都回了,虽然有时会比较久但是对话基本都断在对方的“你好”后我回复得那个“你好”,也许是等得不耐,也许是随手一打,也许是失去兴趣。
你好啊,这里是阿世,我一直都在哦。

又看到了盗旧图的人,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会过去吵吵来着,可是现在的我,ID被盗过,图被盗过,被盗图的人举报封禁过,被迫删掉大部分图与回忆的我,是真的不在意了。
不是不想写些什么,只是曾经的人都不在了,曾经的tag都被封了,文章不知道有什么敏彌感词就突然被屏蔽了。
于是无数次打开lof准备写字,最后却只是看着屏幕转暗,摁亮,再看它转暗。
只剩下像我这言语无法解释的苍白。
可以陪陪我吗?

寒假见了我的阿LAM小姐和别人的LAM小姐,因为南北方的差时刚好可以偷偷看见她上课的样子,她留长了头发,有了新的、正常的小可爱男朋友,在南方的、炎热的冬天里穿着碎花长裙和米色的针织衫,趴在课桌上对着男朋友笑。
多干净,多美好,多想把那些肮脏全都掏出来,告诉那个看起来就是个好孩子的男生,那个笑着的家伙曾经就在教室里援彌交,那张弧度美好的嘴含过很多人的东西,那双手曾经握着绳子或蜡烛在另一个女生身上留下痕迹……
可是我只是对别人的LAM小姐说“我们现在跑出去会被老师发现吗?”
然后很没出息地坐在楼梯上哭鼻子。
我为了我的LAM小姐哭,别人的LAM小姐借我胳膊陪我哭,你看,同样是双木成林,她怎么就不能珍惜我一点呢。
那……就干脆放她走好啦!

だから Bye-bye Love 外は白い雪の夜
Bye-bye Love そして誰もいなくなった
所以再见吧我的爱人 外面是白雪之夜
再见吧我的爱人 于是谁都不在了

所以啊,现在的我,不知道可以和谁说话,本来就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只能缩在床上握着手机发抖。
——我还在吗?
——这个世界还有人吗?
——Can.  You.  Hear.   Me?

我不是犹太人,但我是犹太人。
我是被镇压被禁止的一切。

我还真是谢谢你们了

如果各位还想看到我,就请不要小蓝手好吗

这里是六月中旬的阿世,看到很多汉子or妹子只在这里小蓝手真的特别感动,你们都是天使!!